第1章 席总是我老板

现代言情字数:3046更新时间:2016-05-27

  秋日的阳光照进客房,淡淡的。

  乔漫抬手看了下表,暗自嘟囔了句,“早上八点半,这个点下楼应该不会碰到他。”

  开门出去,谁料刚走到楼梯口迎面撞见两个人。

  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。

  昨晚响彻席家的娇喘,看来就是这个女人的杰作。

  整整三年,她与席天擎照面的次数算上今天也只有六次。

  这六次席天擎身边的女伴没有一个重复,她似乎早就习惯他和不同的女人逢场作戏。

  现在这个乔漫前不久在杂志的封面上见过,是最近在选秀比赛中脱颖而出的女模特小雅。

  乔漫极勉强的扯开一抹笑,目光轻轻扫过西装革履的男人,礼貌道,“席总,早上好。”

  两道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向她投来。

  小雅有些防备的打量乔漫,身子像蛇一样缠在他身上,娇滴滴的问他,“天擎,她谁啊?”

  他没回答,转头淡泊的说了句,“下楼。”

  席天擎带着小雅和乔漫擦肩而过,乔漫权当没事人一样跟在他们身后下楼。

  下人们看见三人一起下来,脸上多少有些难堪。

  乔漫斜睨桌上精致的早餐,暗自咽下一口唾沫,随后生疏笑道,“席总,我先出门,你们慢吃。”

  没走几步,身后响起一道低醇的嗓音。

  “回来!”

  她一怔,脚步定在原地。

  席天擎淡淡道,“仓库的现货已经出完了,你不用这么早过去。坐下一起吃早饭。”

  “原来她是管仓库的,我还以为……”小雅扬唇笑着,看着乔漫的背影,眼底多少有些讽刺。

  席天擎握住咖啡杯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下,偏头看向小雅,挑起了眉,“以为?”

  “以为她是我情敌呢,吓死我了。”小雅嘟起小嘴,声音愈发的娇柔。

  乔漫看着女人献魅的样子有点想笑,解释道,“席总是我老板。”

  “我就说,天擎怎么会你看上这种清汤挂面的丫头。”小雅白她一眼,双手沿着男人的胸膛攀沿上脖子,两眼珠子都差点黏在他身上。

  “小姐说的是,席总眼光很高。”乔漫微微勾唇,言语间看似礼貌客气,却隐隐透出种清冷和平静。

  席天擎看了乔漫一眼,修长干净的手不动声色的放下咖啡杯,过分轻描淡写的冒出了句,“她是我合法妻子。”

  随后,他从口袋里掏出张支票,刷刷写下串数字塞到小雅手里,平静道,“滚。”

  小雅一下花容失色,不甘心的拿着钱离开席家,倒是乔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整个人僵住了。

  妻子这两个字居然从席天擎嘴里说出来?

  与他井水不犯河水向来陌生,今天是什么情况?

  “还不过来?”席天擎微微扬唇,语调沉稳有力。

  乔漫慢慢走到他对面拉了把椅子坐下,低着头,不敢看他。

  席天擎暗自打量她一会,健硕的身子倾向她,突然问了句,“我是毒蛇猛兽?”

  她一惊,眼眸一提正好遭遇他平静的双眼。

  “不。”她摇摇头,可明显感觉身后莫名窜起一丝入骨的凉意。

  席天擎喝了口咖啡,手腕上的名表折出一道光线投进她眼里。

  “当初选你做我妻子,原因清不清楚?”他的眉梢一挑,饶有兴味。

  乔漫认真想了想,“席总那时候应该是觉得我可怜。”

  他摇头。

  “那是?”这个问题困扰她三年了,她一直都很想知道答案。

  “你心如死灰,而且不想亲近我。”席天擎的声音淡淡的,简短,却有力。

  她轻点了下头没再说话,自顾自的吃着早餐,安安静静。

  嘶的一声,火柴点燃了一根香烟,撩过她鼻尖的空气杂上木质的烟草气。

  她抬头,席天擎的表情略显平静,“你生日快到了,我放你几天假,陪你出去走走。”

  她愣了下,赶忙摆手,“我没有过生日的习惯。席总平时这么忙,为我浪费时间很不合算。”签婚姻契约的时候她登记过资料,但他居然记得她生日,实在令人意外。

  席天擎像了轻易揣摩到她的心思,“帮我收拾行李,下午一点在机场门口等我。”

  他纽上西装的扣子起身离开,乔漫望着他健硕高大的背影,一股浓厚的陌生感向她席来。

  这些年她说起来是席天擎的妻子,实际上只是打理席家仓库的一个下属,知道她和席天擎是夫妻的人并不多。

  面对他今天的反常乔漫有些不安,但这个男人的命令她从来不敢违背。

  吃完早餐她上楼,脚步停在主卧室的门前。

  手一推,扑进鼻子里的空气似乎还残留昨晚席天擎和女人缠绵后的旖旎。

  今天是她头一回走进丈夫的房间,而这间房来来去去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霸占过。

  模特,空姐,名媛,明星,似乎就没有席天擎搞不定的女人,却从没有一个和他发生关系后能在他身边逗留超过一周。

  “现在大种马很吃香?”她忍不住嘟囔了句,随便拿几件他的衣物就关上主卧的门。

  中午12点50分,乔漫早到了十分钟在机场门口等他。

  机场人潮涌动,可她却连一个熟悉的背影都找不到。

  这座城市对她而言,一直是陌生的。

  下午1点,一辆黑色宾利突然停在她面前,时间掐的刚刚好。

  司机将车门打开,笔直修长的腿从里面迈出来,一米八九的身高足够产生强烈的压迫感。

  乔漫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小步,轻声问,“席总,你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。”

  席天擎狭长的眼睛瞥了眼她手上的拉杆箱,“你自己没带行李?”

  她淡淡勾唇,“我只有一套能见人的衣服,已经在身上了。别的衣服……还是不带的好,会给你丢人。”

  席天擎听后有些意外,深邃的眼睛轻轻眯起,很快爬进一缕浅笑,嗓音也明显低柔了许多,“先上飞机,需要的手续我都办齐了。”

  “我们……要去哪?”她多少有些警觉,和个夜夜新郎一起出门,危险性不亚于徒步攀岩。

  席天擎看她一眼,从她手里不动声色的拿过自己的行李,随后才云淡风轻的回了两个字,“迪拜。”

  她一怔,身子明显有点抖。

  迪拜,那是座有着她惨痛记忆的城市。

  虽说席天擎对她的过去不太了解,可全世界那么多地方,为什么偏偏去迪拜?

  “你脸色很差。不舒服?”他深邃狭长的眸子泛起一丝疑惑。

  乔漫抿了下唇线,目光闪烁的问,“席总,席总喜欢迪拜?”

  席天擎摇摇头,良久,削薄无情的唇里缓缓逸出一句话,“这次去迪拜是为了谈笔生意,对方不知道哪里听来我已婚的消息,邀请我和我妻子一起过去。”

  “喔,我懂了。”她含蓄的抬手绾了下散落在耳际的碎发。

  这才像他,驰聘商场的商人就该有属于他的心机和城府。比起形同陌生人的丈夫要为妻子庆祝生日而出国,为了谈生意这个理由更让人安心。

  “下午1点30的机票,要是还有问题,飞机上再问。”

  手里的行李箱被席天擎不动声色的拿走,等她转身,男人的背影已经离得很远。

  飞机准时起飞,席天擎定的是头等舱,位置相对比较舒服。

  他很安静,自顾自看报纸,神色也颇为平静。

  两人几乎没有交流,除了吃晚饭的时候席天擎问过她想吃什么,之后又和以前一样当陌生人相处。

  快下飞机的时候,乔漫耳边突然响起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,“这次去谈合作,尽量不要让对方看出端倪,我不想让人知道我的婚姻存在猫腻。”

  她猛的偏头,凝上他带有侵略性的目光后心底一颤,“好的,席总。”

  “席总?”他突然含笑,眼底一汪冰冷渐渐散去。

  她向来聪明,迟疑片刻立即答道,“我会努力改掉这个称呼,好好配合演戏。”

  席天擎唇边的笑纹渐渐加深,调了调坐姿,他的身子明显凑近她,“叫一声试试。”

  一股淡到如果不是那么近的距离不可能闻到的男香味撩进她鼻腔。

  而他的眼睛,看似温和却始终透着陌生。

  乔漫没敢和这样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对视太久,微微敛了眸,几次为难下终于开了口,“老公。”

  下巴,突然被他干净修长的手指挑起,与他目光短暂的分离又重新连接到了一起。

  席天擎淡淡勾唇,“现在开始就这么叫。”

  她转脸,下巴不着痕迹的从他两指间逃脱,随后轻声问了句,“这次的生意很重要?”

  “嗯。”他漫不经心的答,金属袖口随着看手表的动作划过低调的光线。

  迪拜的时差和国内相差四小时,北京时间晚上9点半,迪拜正好是日落的时候。

  来到席天擎预定的酒店,她本来已经落下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席天擎只定了一间商务套房。

  很显然,今晚她要和他这个夜夜新郎同处一室,她越想越觉得脊梁骨发冷。

  看到她的表情,他突然觉得有点好笑,倒是有心逗弄了,“我们去睡。”他特意加重‘我们’两个字,宽厚的手掌突然揽住她的腰,动作果决且霸道。

< 香港马会资料天下彩